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注册彩金 > 正文

今天,我们为逝去的师者扫墓(4)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采集侠 时间:2018-04-14

您不善于也不愿意在公共场合谈论自己,但是对于学术争论却从不吝言。互联网上最多的是您与别人关于素质教育的争论。坚持自己的观点、不媚俗、不趋同,是您的风格。

您的整个求学历程经历了新中国成立前后两个时期,既有传统的私塾教育,又有西方哲学和教育学理论,后期还学习了苏联教育学。多元的教育背景,让您更能对比思考各种教育理论。

您常说:“不管你是什么派,这都是符号而已。最重要的,还是要解决中国的教育问题。”

我们今天写这些文字怀念您,您恐怕又要说:“写这些有什么意义,浪费时间,快去干正事!”

可惜,我们是再也听不到了……

(本报记者 欧媚)

袁瑢:俯身尘埃为孩童

今天,我们为逝去的师者扫墓

1923—2017.8.23

您的离世,几乎震动整个语文教学界。

您被称为“共和国语文大师”,在半个世纪的执教生涯,您在一次次的学习、实验、改进中,形成了著名的袁氏教育风格,几乎获得了一个小学教师所能得到的所有荣誉。但您常说自己只是一名小学语文老师,哪怕是在您生命的最后一个月里,您最挂牵的,还是孩子。

“我是糊里糊涂地走进了教师队伍”,您曾经这样描述您的事业开端,但教育这条路,您可是走得毫不含糊。您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,“不能把含糊的东西教给孩子”。

“细、实、活、深、严”五个字浓缩了您一生的教育思想。

“坚持、不跟风”,这是全国教书育人楷模、著名特级语文教师于漪对您的评价。您始终强调识字教育,认为识字做好了才能更深入地学习文化知识。上世纪50年代国内学习苏联教学模式,推行严格精细化的“红领巾教学法”,您感到难以认同,向校长反映,最终校长维护了您对识字教育的坚持。

在您奉献了一生的上海市实验小学,《袁瑢语文教学三十年》一书基本上是实小语文教师人手一本的收藏品。年轻教师们总是好奇:“袁老师的课堂,初看有些平常,因为很朴实、不花哨,但看似普通的语言、平常的内容,孩子们怎么那么感兴趣?”

退休后,您仍时常来到学校指导,青年教师们常常在您的亲自辅导下备课。“袁老师对教材‘吃’得很透,其中的每一个字她都细细揣摩,精心设计教学的时机和方法。”您让原来基本按着教参走的年轻教师们顿然开悟。

有一次,上海实验小学第六任校长殷国芳惊讶地发现,您的语文书上,密密麻麻全是铅笔记号,仔细一看,您几乎给每个字都标注了拼音。您说,自己普通话带着家乡口音,但是教给孩子的,一定要是最规范的知识,最标准的发音。

您把孩子们举得高高的,把自己俯在尘埃里。

很多人说,小学老师是小儿科,但是,您用一生告诉我们,教好小儿科是真的不容易。您教“休”字,不是让孩子死记硬背记住单人旁加一个木,而是启发孩子想象,一个人靠在一个木头上,休息。如今,您也终于可以停一停,休息一下了。

(本报记者 刘博智)

申泮文:一生只做两件事

今天,我们为逝去的师者扫墓

1916.9.7—2017.7.4

脚踩千层底布鞋,蹬着老式自行车,穿梭在南开校园,100岁的人生,您有近70年站在讲台上,您创造了一个纪录——是中国执教时间最长的化学老师。

您给自己的职业做了个排序:首先是教育家,再是翻译家,最后才是科学家。如果非要选择一样,宁愿做一名教育家。

您把一生的心血都倾注在三尺讲台上。您的学生回忆,您上课风趣幽默、激情四溢,能把生涩的化学知识通俗易懂地讲出来,充分调动学生兴趣。

面对高校中渐盛的“重科研轻教学”风气,您深感忧虑,经常呼吁:“教师要在教学改革上多用力。”为了有更多时间搞科研,化学系一年级的基础化学课从原来的120课时压缩为50课时,“这是不对的。”您直言不讳。

作为中国当代无机化学学科的奠基人之一,您在化学教育与研究领域创下了多项第一:编写出我国第一部中文化学教材,第一个引入美国科技出版物,研制出我国第一代镍氢电池,第一个在化学教学中应用计算机技术,最早开展金属氢化物化学研究……

相关文章:

网友评论: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分类
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澳门.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