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开户彩金 > 正文

这里是城中村,这里也有理想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采集侠 时间:2018-04-05

  “本公寓有单套房,一房一厅,有空调、热水器、席梦思床、衣柜、沙发、茶几、高清全天监控、光纤上网、干净安全……”.

  这里是广东佛山市禅城区季华五路的华远村。西北方向有季华公园,东北方向有万科广场,西面有楼盘“星星华园国际”—包括500万一幢的别墅和单价2万元以上的洋房,正北就是每年元宵节都要涌进十几万人“行通济”的通济桥。佛山市最早的地铁线“广佛线”在附近设有“季华园”站。

  华远村是一个“低端城市化”的典型,一个繁华中心的边缘地带。和城市中心的高档商业区在一起,就像是两个世界。但前者对后者的模拟和复制,正诉说着城市化进程的非凡之处,在狭小的空间里展现出无穷的经济力量和生存智慧。

 

  “握手楼”不握手

  我正在一个字一个字地细看告示栏里五颜六色的租房广告,忽然被人打断。

  一个抱着红色塑料盆、盆里堆满了卫生纸和衣架的中年女性紧盯着我。“你要租房子吗?”看我没有反应,她又重复了一遍。“多少钱一个月?”“500。”“有宽带吗?24小时热水呢?”“都有,都有,你来我家看看。”

  发现我站着不动,她可能觉得我在怀疑她是中介,于是补了一句:“我就是这村里的。”

.  在珠三角,“握手楼”是城中村的经典象征。它们千篇一律,哪一家都差不多。村民在一百多平米的宅基地上,严丝合缝地建起一栋五六层的小楼,如果将两栋相邻楼房的房间窗户打开,邻居彼此握个手不在话下。但事实没有这么浪漫,家家都是铁栏加窗,铁门上锁,壁垒森严。

  楼群之间仅有一米多宽的过道,唯一的光亮就是头顶的一线天—还被水管、电线、晾衣绳切割得七零八落。跟刻意“开发”的商品小区鼓吹的“花园绿地”不同,在这里没人会有太多兴趣望向窗外。

  握手楼的内部楼梯十分窄小,房间里又冷又湿,采光并不理想,房客想多取暖、多开灯,但电费太昂贵,如果不加节制,三口之家一个月的水电费有时会逼近2000元。得风湿病的也大有人在。在舒适和节省之间,城中村的人们往往根本不会考虑前者。

  高密度、低舒适度的建设方式,是基于村民宅基地面积狭小这一现实,每户就只有一百多平方,只好向高度和层数上求效益。建设之初人们就已确定了它作为“出租屋”的角色,那么为了多住人,必须尽可能地利用能利用的空间,包括“握手”的楼间距,包括楼梯—越窄越好。

  宽敞,就意味着牺牲金钱。

  空间的紧凑也会带来矛盾。Kenneth是个房东,房客一般会在卫生出现问题的时候给他打电话。“住在六楼的人喝醉了,吐在五楼,他也不去收拾,五楼的人就会打电话找我。”还有些房客喝完啤酒,瓶子就丢在门口,挡了其他人的必经之路,Kenneth还得自己过去搬走。

“因为没有人约束他们。”

  城中村的所有者和管理者是村集体和村民,房客主要是外来人口。在珠三角的很多城中村里,外来人口与本地人口的比重甚至超过10:1。人力和财力限制让村集体对管束外来人口往往无能为力,而以市政管理为代表的政府公共服务,又缺少进入乡村空间的意愿。

  中国传统的政治体系里就有“皇权不下县”的说法,“皇权”在社会领域意味着“提供公共服务的责任”,这一点,城中村里依然保留着一点旧影。

村子给村民提供的服务本身是有限的。庞大的外地人口并不真正“属于”某个村落,村民们也觉得房客们并不会永远待下去。但商机是贴着外地人的需求来的,村里看不到什么粤式肠粉,而东北饺子、沙县小吃、麻辣烫则遍地都是。

相关文章:

网友评论: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分类


Copyright © 2002-2021 澳门.永利资讯 版权所有

Top